国际大学翻译学院联合会(CIUTI)主席Maurizio Viezzi在高级翻译学院讲座记录稿

T T T
更新于 2016-10-28

2016919日,下午1430分,国际大学翻译学院联合会主席、意大利Trieste大学法律、语言和翻译系教授Maurizio Viezzi做客300人礼堂,为高翻学子带来了一场精彩纷呈、妙语连珠的讲座。Viezzi教授向大家介绍了欧洲的口译培训和口译市场。以下为讲座实录。

Maurizio Viezzi:

主持人说我会介绍欧洲的口译市场,但其实我另有准备;我准备的演讲既适用于成熟译员,也适用于初学者。我大概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准备的话题是在同传环境下的沟通,我觉得你们会感兴趣的。除了我的演讲之外,我们也可以随时停下进行讨论和互动。

我相信在座各位都接受过一定程度的口译训练,不论是初级的还是高级的。我这里[幻灯片上]有三个定义,前两个都是笔译的定义,第三点同时包含笔译和口译。不要感到惊讶,笔译和口译是用同一种方式定义的。笔译和口译基本上是一回事。我不否认它们之间的不同。口译是实时性的,口译中有说话人,有译者,有听众,在同一时空中进行着口译。当然笔译不是这样。莎士比亚400多年前写的著作,今天仍然可以翻译。笔译是不受时间和地点限制的。但笔译和口译基本上是一回事。

口笔译的第一种定义是:跨文化、跨语言、产出文字的活动。两者都是跨越了文化和语言的障碍,进行文字沟通的活动。我最喜欢的是第二种定义:两者都是为了第三方而进行的将源语转换为译入语的活动。我觉得这是个完美的定义。

我们现在只看口译。我们有原文讲话的文本,根据这个原本我们又创造出一个文本,给第三方使用。第三方是很重要的。你们可能知道,沟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听众是谁。口译基本是说话。你和父母老师朋友说话的方式不同。这取决于你面前的听者是谁。笔译和口译也是同样的道理。你为第三方翻译或做口译,必须要考虑用什么风格来翻译。

看一下第三个定义。笔译和口译是在特定沟通情境下为特定的人提供的一种服务。

在这样的沟通情境下有特定的人,你为他们提供服务。服务是一种社会经济活动,需要达到沟通的目的。讲话者需要被理解,倾听者需要理解。

根据我刚刚讲到的三种定义,你们可以更好地把握这样的沟通活动。它是一种在特定的沟通环境中进行的语言转换服务。它进行文字的产出或重整。如果是一种服务,就一定要满足人们的需要,包括讲话者和听众。有时译者会说:说我是一名口译员,我就是要为听众服务的;亦或说,我就是为讲话者服务的。其实,口译员是为这两者同时服务的,因为他们双方的需求都需要得到满足。

我之前说过,沟通情境对解释口译员是做什么的尤为重要。所有的沟通情境都是不同的,比如我现在和大家说话的情境就和讲座结束后喝水时说话的情境是不同的。现在的情境是有规律的,有期待的,你们过来听讲座是怀有期待的。你们不认识我,但是你们知道这是一个学术讲座,所以你们心中就有了获取信息的期待,或许不会有意识地体现出来,但是大家都是有期待的。因为每一种情境都有特定的特点和规律,你们也期待能够尊重这种规律。沟通情境包括特定的时间和地点,涉及文本产出者(说话人和译者)和听众(包括源语和译入语的),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需要。

但其实真正的沟通情境会更复杂一些,比如还可能包括活动发起人、经纪人、译员的同事和其他人。想象一个情境。专业译者在同传厢中,其角色类似公司股东,他们在口译活动中是有自身利益的,比如北外希望一切都进展得顺利、希望口译是专业的,就会希望译者是来自有名的口译机构的,会有经济价值牵扯其中。所以沟通情境是有延展的,不过严格说来,沟通情境包括这四种人,其中说话人是文本产出者,译者同时是源语的接收者和译入语的产出者,还有两种听众,一种是直接听源语的听众,一种是听译者翻出的译入语的听众。

我想讲一讲这几种人和他们角色。其实译者也是听众,我们往往忽略了这一点。听众中包括真正的受众,这些人是讲话人真正想传递信息的人。还有侧面参与者,还会有些可能会被讲话人忽略的旁观者。译者其实是一种侧面参与者,但是是其中比较特殊的一种,讲话人有时不会照顾译者,他们说话很快,有时只给很少的资料,因为他们的受众是听众,而不是译者。真正的受众是很明确的,政治上很多这样的沟通形式,像奥巴马总统说话时,他不只是对面前的人说话,受众还有不在场的人。记者招待会更是如此,外交官对记者说话,就是为了让他们把信息传递出去。现在我们搞清了听众的角色,接下来我想和你们谈谈讲话人和译者各自的角色。

发言人和译员的角色

在同样条件下,发言人和译员在交际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尽管受到演讲主题、时间等一些限制,但发言人的沟通渠道相对较为自由,这使得发言人能够在沟通中掌握主动权。与此相比,译员的沟通渠道受到的限制往往较多,译员也难以掌握主动权,而必须亦步亦趋的跟随发言人的节奏。发言人的语音、语调、语速都限制着译员的沟通行为。

在专业性较强的学术会议上,除了问答环节之外,发言人往往以独白的方式进行演讲,在这个过程中,发言人不用对自己所说的话作出解释,也不需要听众做出反馈。在这种形式的发言中,发言人的演讲往往经过事先的精心准备。发言人通常不会离开文本自行发挥(除了回答听众的问题),而是基于已经写好的文稿或笔记发言。对于译员来说,能否拿到发言人的笔记或文稿对于翻译质量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此外,译员最好事先能和发言人进行一定程度的沟通,了解发言人的发言主旨和演讲的专业性。口译中一个无法消除的问题在于,口译无法成为某一领域的专家,长期接触某一具体领域的口译工作可能会使口译员对该领域颇为熟悉,但口译员始终无法和专家相提并论。因此,事先进行充分的准备,提前熟悉发言人的文稿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发言人时常会使用包括PPT在内的视听设备。当发言人使用视听设备时,口译就容易出现时间差,比如发言人已经讲到了第20页PPT,口译员还停留在第19页的内容。这一问题在“接力传译”(由一种语言的译者先将原文内容从另一种语言翻译过来,其他语言的译者再将该译者的口译内容翻译成其他语言)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口译员面临的另一问题在于设备质量的好坏。PPT能否按原计划使用、音响设备质量的好坏、背景音嘈杂与否、译员与发言人的距离远近都影响着口译的质量。

此外,发言人能够自如地通过语气中的停顿、节奏、语速的变化、重音和手势来达到沟通目的,这些也是口译员用来摸清发言人讲话意图,顺利翻译原文内容的重要渠道。但由于译员有时无法从传输发言人声音的音频中找准发言人的重音 ,无法看到发言人的动作和手势,口译质量也会受到影响。

最后,发言人在交际活动中享有着绝对的权力,而口译员则要像韦努蒂(Lawrence Venutti)所说,竭力做到“隐形”。这种“隐形”不仅体现在客观实际中,即听众看不到口译员的实际存在,还体现在语言上,即口译员往往站在发言人的位置,以第一人称翻译发言人的演讲,避免体现译员的个人身份。与发言人相比,译员的地位往往是微不足道的。不仅如此,译者常常还会为发言人或是其他方面出现的问题“背黑锅”。

总而言之,口译之路确实非常艰辛,我们所能做的只是通过不断的尝试去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方法,解决面临的难题和挑战。

沟通质量

讲者想让听众获取信息、理解要义并说服听众。做到了,就是成功的沟通。听众想获取信息、理解要义;但不一定会信服讲者。这就是讲者和听众目标之间的区别。沟通质量对两者来说并不相同,区别主要在是否要相信讲者。

听众更关注整体的意思、清晰的演讲和译员令人信服的声音。听众希望译员声音自信,而非不确定、或有所迟疑;希望译文语域恰当、译员有丰富的知识。所以译员要以一种令人愉悦的方式进行翻译。译员翻译时应该想象自己就是讲者,和讲者有同样的演讲目标,代表讲者和讲者的利益。

我再讲一下说服力。讲者希望能够说服听众,但听众不一定想要被说服,这意味着听众和讲者的目标不一定相同。译者应该代表讲者的利益,帮助讲者说服听众。但说服听众不是译员的目标。比如,政治会议上,一位政治家讲话希望拉选票,如果译员支持政治家的立场,就会更有帮助。如果译员能够传递信息、清晰明白,这就是成功的沟通。译员的目标是让观众理解讲者,而不必考虑听众是否支持讲者观点。讲者、听众和译员的目标都有所不同。译员并不是站在讲者或听众的一边,而是起到沟通的作用。就像法官不是站在诉讼人或被告人的任何一边,法官是中立的。这也是译员的角色。译者要把讲者源语中想要传递的信息忠实的用目标语进行翻译,这是沟通质量的基础。

问答环节(Q&A

问:译员是否应该“隐身”?

答:如果我在读小说或者文件时,译者应该是隐身的。就像一场精彩的足球,裁判应该是隐身的。听众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在听译员的翻译。当讲者自我纠正时,译员会“现身”。

 

问:您之前提到译员应该中立,但是在国外的社区译员,他们都会有带入感,不可能是中立的。

答:是的,这是一个问题。译员可能会偏向某一边。比如说在警察局或者移民社区。译员没有保持中立是不对的,但是这确实会发生。译者的作用是帮助沟通,要尽可能降低存在感。理想的状态是,听众不在听讲者与听译者之间划分明确界限,也没有明显感觉自己是在听译文。但是当出现文化差异或特殊情况时,译者应该介入。例如在芬兰的一场会议上,讲者出现了口误,译者则主动改正。

 

问:在中国翻译市场,译员常常抱怨讲者速度快、不提供准备材料、说话不简洁等等。欧洲市场翻译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答:欧洲和中国翻译市场这个方面并没有太大区别。对译者来说,前期准备很重要。例如,两个月后有场关于糖尿病的会议。理想状态是客户会事先给译者一些准备材料,然而事实上,由于客户对翻译不了解,许多情况下没有提供材料。许多讲者认为,翻译不需要准备。在专业性很强或难度很高的情况下,这会带来问题。翻译面对的主要问题包括速度、口音和工作机会减少。语速是一个重要挑战。例如,意大利语译英语没有问题,英语译意大利语则需要译者提高语速,因为120-140 个英文单词译为意大利语则往往需要150-160个单词。在欧洲议会,讲者通常有发言时间限制和讲稿,所以语速很快,也对译者构成了很大挑战。口音和语音也是个问题。如果是午餐发言,讲者喝了点酒,那原文就更难以听懂了。国际上使用通用语导致对翻译对需求减少,而且外语流利对人越来越多。

 

问:最后一个问题:能否通过多练习笔译提高口译能力?

答:答案是“能”。笔译和口译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回事。因为两者涉及的翻译技巧和语言转换技巧是相同的,都需要慢慢培养,就像骑自行车和开车都需要练一样。所以我们需要先学好笔译,再学口译。

[c1]不太理解。音频不会走样啊。

分享到: